阿拉乡村图文资源网为网友提供乡村资源,政策,分享致富经、旅游景点、农技资源,所有信息来源网友采集提供。 包时广告合作:QQ:123880174
  • {self:gjz}
  • 资讯首页『成人笑话』『两性话题』 农业技术 农业政策 各地农家乐 致富故事 各地土特产 美食菜谱 百年名村 激情美图 娱乐圈爆料 迅雷会员账号分享
  •     

    最新添加图文

    • 西湖龙井图片分享
      西湖龙井

      浏览:13

      类型:各地土特产

      来源:阿拉乡村资源网

      时间:07-04

    • 三门青蟹图片分享
      三门青蟹

      浏览:27

      类型:各地土特产

      来源:阿拉乡村资源网

      时间:07-04

    • 和田玉枣图片分享
      和田玉枣

      浏览:5

      类型:各地土特产

      来源:阿拉乡村资源网

      时间:07-04

    • 临鑫黑豆豆腐图片分享
      临鑫黑豆豆腐

      浏览:2

      类型:各地土特产

      来源:阿拉乡村资源网

      时间:07-04

    • 内蒙古苦杏仁图片分享
      内蒙古苦杏仁

      浏览:7

      类型:各地土特产

      来源:阿拉乡村资源网

      时间:07-04

    • 北京烤鸭图片分享
      北京烤鸭

      浏览:9

      类型:各地土特产

      来源:阿拉乡村资源网

      时间:07-04

    首页  »  新闻首页  »  致富故事  »  货车司机的财富奇谋

    货车司机的财富奇谋

    08-17   来源:致富信息   点击:加载中

    简述:阿拉新农村 → 致富经 → 货车司机的财富奇谋...

      

    2010年5月29日,上海市百川市场的鳝鱼批发区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的到来引起了轰动,这里的批发商80%都是他领导下的合作社的成 员,但人们热烈欢迎他的同时,还有些害怕,因为这是一个让人畏惧的老板。

    合作社成员陈爱民:“他的脾气让你很怕的,很暴躁的,他的脾气很暴躁。”

    合作社成员陈国良:“讲话是个大老粗,跟我们一样的,开口就是骂。”

    合作社成员武春喜:“没有度量跟他两个搞不好,确实搞不好的。”

    市场上的货,每天必须按照他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运到,否则他便毫不客气、大发雷霆。

    合作社成员陈爱民:“假如说我在上海发货,我的生意下下来,这个客户继续要货,你的车还没有到,准时的到达这个目的地,这个客户打电话打到 老总(邵国清),说你的车为什么还不来,他听到这一句,他就气死了。”

    这个脾气暴躁的老板叫邵国清,这些批发商都是他带出来的湖北老乡。

    黄鳝批发商:“这些都是我们湖北的。这都是湖北的。”

    黄鳝批发商:“湖北黄梅的。”

    黄鳝批发商:“湖北荆州的。”

    黄鳝批发商:“湖北鄂州的。”

    黄鳝批发商:“湖北仙桃的。”

    记者:“你是湖北的吗?”

    黄鳝批发商:“是的。”

    急脾气、大老粗、说话办事说一不二,是大家对邵国清的评价,邵国清,今年46岁,是当地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带领的黄鳝运销合作社, 手底下有1万多人,年销售额多达9个亿,谁也想不到,在几年前,他还是个货车司机。

    邵国清是湖北仙桃市邵湾村的普通农民,他只有小学文化,除了开货车没有什么其它的技能。1989年,25岁的邵国清离开了邵湾村,到隔壁的 张沟镇上给表哥印大林打工。正是这次出去开始了他传奇的财富人生。

    邵国清的表哥印大林是湖北最早一批黄鳝运销户,在当时,印大林在湖北运销黄鳝的圈子里面规模最大,实力最强。邵国清没有别的技能,只会开 车,印大林就安排他开货车。

    印大林:“开始来说,每一桩事情他要经过我,我给他指点,因为他这个人性子暴躁,脾气暴躁简单。”

    没有念过几年书,只会开车的邵国清,虽然有急脾气,但他讲义气,爱交朋友,送货之余他经常在市场里找人聊天。

    邵国清:“一趟货拉过来,我们是早上两点钟到了以后,等到晚上12点以后才能够出城出上海市区,好长时间你在干什么,就可以去了解市场,你 这货是从哪里来的,就跟人家聊天。”
      

    印大林知道邵国清爱交朋友,爱闲聊,但聊天能聊出个什么明堂呢?印大林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做鳝鱼生意,当时在潜江、仙桃、监利一带他的 实力最强,一年鳝鱼的收购量达到1000多吨,在家中总管全局的印大林,对于市场的判断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他对每天的销售情况都做了详细的日记。

    印大林:“我这每一天的记载都有,哪一天是雨天,该是什么价格。”

    印大林对于市场的判断很大程度上依赖这个日记本。

    印大林:“比如说我打电话问,你上海今天是什么价格,他说是什么价格,我就把去年的,把两年的账本拿出来看,一看今天是什么价,那天是什么 价。”

    印大林做生意,是运筹帏幄,而邵国清虽然没有真刀真枪去干,但他已经跟很多黄鳝批发商打成了一片,掌握的是市场上最鲜活的第一手资料。

    邵国清:“因为他是在家里,我是在第一线,他只认识老板,但是老板下面还有这些员工,他不认识呀,我跟他们的群众关系是相当好。”

    当时,黄鳝的野生资源越来越少,人工养殖面积也比较小,只有湖北、湖南、安徽等地有少量养殖,总在市场上聊天,邵国清发现,黄鳝市场总是供 不应求,谁掌握了更多的货源,谁就有钱赚。2001年,邵国清决定独立门户,但他没想到表哥印大林不但没有支持,还叫同行排挤他。

    黄鳝运销商武春喜:“他说国清,老印说国清是一个车夫,他不能拿碗到我们家里吃饭去。就是比方说的话,就是不让邵国清搞这个水产物流。”

    在印大林的眼里,邵国清只是一个货车司机,做事情简单粗暴,根本干不了这行。印大林做生意,主导思想是不做赔钱的买卖,做生意求稳,而邵国 清则截然不同。

    邵国清:“我要亏亏得痛快,脾气暴躁就是我看准这个商机的时候绝对想办法要把这个商机抓住的,就亏我要亏的痛快,该我赚钱的时候我也要赚 钱。”

    2001年9月,邵国清憋着一口气,离开了印大林,这个货车司机开始和印大林一样,搞起了黄鳝运销,他非要闯出点明堂给别人看看,邵国清做 生意比印大林爽快大方,很多农户和批发商都成了他的客户,但他毕竟是刚刚起步,货量少,运输成本高,经营规模超过印大林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这时邵国清想 到了一个叫武春喜的人。

    武春喜是在当地实力仅次于印大林的另一个黄鳝运销商,邵国清找他要跟他合作。

    武春喜:“我的资格最老,我现在63岁了,我没有退出历史舞台,洪湖,沔阳,监利都晓得我,我有实力。”

    武春喜也看中了邵国清在养殖户里的人缘,还有他手里掌握客户资源,2002年春节前后,鳝鱼大量上市,两人联手。本应该是印大林每年最挣钱 的时候,但是武春喜和邵国清的联手,让印大林招架不住了。

    邵国清:“我们两个人收的货,合着用一辆车,降低我们的运输成本,但是你老印一个人收的货,收少了你也要发车,我跟老武,我少他少,我们两 个人少,凑起来就比老印的多,但是我们凑起来的话,运输成本就下降了。”
      

    因为运输成本高,印大林的鳝鱼失去了市场竞争优势,几个月时间,他就感到生意做不下去了。

    武春喜:“年里年外就是年里年外,就是几个月的生意,四五个月的生意,就把他拖垮了。”

    2003年,在武春喜的搓合下,邵国清、武春喜,印大林成立了新公司,公司由邵国清负责全面工作,武春喜,印大林退居二线,邵国清,这个打 工的货车司机就这样成了老板的老板。新成立的公司一年销售额达5000多万元,这时野心勃勃的邵国清心里又酝酿着一个新的计划。

    2008年4月,邵国清看中了老家邵湾村里面一处闲置的小学,生意做大了,原来的场地太拥挤,邵国清决定搬回邵湾村,就在这个闲置的小学安 家落户,他组建了一个运销合作社。这次回来邵国清可以说是衣锦还乡、非常风光,合作社解决了邵湾村80多个劳动力就业,大家都觉得邵国清能带富邵湾村,但 是谁也没想到,邵国清回来两个月,却一直亏本,两个月赔了40多万。

    黄鳝运输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传统,就是白天收货,夜里发车,因为鳝鱼都是白天捕捞,而农户路途远近又不同,远一点的在晚上才能把货送到,为了 凑足运输的量,一般在夜发车。

    黄鳝收购商吕松柏:“我们以前都是在晚上的两点走车。”

    记者“收一天的货,然后发车。”

    黄鳝收购商吕松柏:“对,下午把它理出来以后,晚上两点钟走车。”

    记者:“都是这样吗?”

    黄鳝收购商吕松柏:“都是这样。”

    邵国清回村后却打破了这个只在夜里发车的传统,他增加一个白天的运输车辆,下午两点准时发车。这激起了股东们的强烈不满。

    邵国清:“每天都要打电话跟我吵,就是说劝我,你要放弃,你不能这样固执,这样做下去对你也没有好处,这个市场不能毁在你的手中。”

    鳝鱼集中上市的时间在每年的11月份到春节,春节过后到十月是黄鳝的淡季,这段时间,很多贩销户都停工不干,实力强一些的要不就是搭客车运 输,要不只发晚班车,邵国清在淡季发白班车不是明摆着亏本嘛!

    邵国清:“我们平时的话8000斤到10000斤的情况下,我们可以保证我们这个运费的成本,不会亏本,但是现在开始发白班车,多的也就是 4000多斤不到5000斤,少的时候才1000多斤,那个明的这个运输成本就是亏本的。”

    每天至少亏一两千元,还硬着头皮往下干,股东们都很愤怒。

    印大林:“当时我很有想法,我说做生意亏本,那是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亏本,但是说你叫我明着亏本,那个生意我就难做了。”

    明着亏本,邵国清为什么还要做?一直雄心勃勃的他,难道在酝酿什么新计划?
      

    邵国清:你、你一个,只要找四个人下水,你们几个下水,记者呢记者不需要下水,行行行。”

    这两年,湖北出现了一种特别的鳝鱼养殖方式。为了延长黄鳝的销售时间,养殖户每年9月下苗,次年4月以后在淡季上市,他们把这样养殖的鳝鱼 叫两年段鳝鱼。

    邵国清:“这条两斤,两斤差不多。”

    记者:“这条有两斤?”

    邵国清:“对。”

    记者:“像这些鱼是同时放苗的吗?”

    邵国清:“这些是同时放的苗,有的个性不好,抢食,它把别的鱼的食都吃掉了,别的没有长,它就提前长大了。”

    黄鳝养殖户:“这是两年段的鳝鱼,2009年放下去的时候也只有一点点大,一年不可能养这么大,一年不可能养这么大都是喂两年的。”

    记者:“这条有多重?”

    黄鳝养殖户:这条也是两斤多,两斤一二两。”

    记者:“那条呢?”

    黄鳝养殖户:“这条两斤,这条两斤三四两,这条一斤几两。”

    记者:“假如一年的话它只有这么大?”

    黄鳝养殖户:“最大也只能长到这么大,它不会存在有这么大的,这样1斤左右重的,都是不存在的那是吹牛。”

    两年段鳝鱼,不仅个头大,而且在淡季上市填补了市场空白。但是在2008年以前,两年段鳝鱼虽然是市场上的紧俏货,但是发展却碰到了瓶颈。

    黄鳝养殖户:“不敢大规模养,只能说小规模的,一年二三十口网箱养两年段的鳝鱼。”

    黄鳝养殖户:“有市场,但是难销售,愁卖,没人搞出去卖,你们自己不行吗,自己的力量不行吗,自己少不敢卖,不敢搞出去,搞出去风险也 大。”

    两年段鳝鱼大部分在每年的4月份以后上市,这时气温渐渐升高,留到晚上发货黄鳝容易掉重死亡。很多农户都自己出去卖,这分流了合作社的货 源,邵国清看准了两年段鳝鱼的市场前景,为了解决农民的卖难,他决定发白班车,拢络住这部分资源。

    邵国清:“一天亏过4000元钱亏过一次,那因为天气下大雨,农户起鱼的少,但是我不是说,不守信用,我还是要去把这个车要发出去。”

    做了老板以后,邵国清的火爆脾气丝毫没有改变。在发白班这个问题上,他要求非常苛刻。

    合作社成员陈爱民:“司机都很害怕他,像我这个货一般八点半左右,要准时到达目的地,如果到九点钟以后,他电话打过去,他就要发脾气了。”

    两个月的时间,邵国清就亏进去了40多万,这亏本的买卖要干到何年何月?发白班车让邵国清在村里不再风光,在合作社的威信也受到了挑战。然 而就是这接连亏本,却成就他日后年销售额9个亿的财富梦想。

    邵国清表面不说,心里却万分焦急,虽然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但这代价未免太大。2008年6月,偶然间,他发现了可以减少甚至挽回白班车 亏损的一个方法。在湖北,近两年兴起了小龙虾养殖,原来河沟里野生的小龙虾被养殖进了稻田,湖泊,渔塘,每年气温一高,小龙虾就到了上市的旺季。
      

    记者:“小龙虾什么时候最多?”

    小龙虾收购商:“现在就是旺季,现在5月,4月、5月、6月它是繁殖的时候。”

    邵国清发现的一个可以弥补发白班车损失的商机,这个商机就跟小龙虾有关。

    邵国清:“小龙虾盛产以后,加工企业的工人也不够,养殖户的小龙虾源源不断供向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合作社的成员,和养殖户跟我讲,能不 能把我们的小龙虾拉向市场。”

    养殖户的小龙虾多了,只能低价交给加工厂,得到这个信息,邵国清马上乘火车到了上海,他要弄清上海小龙虾的市场情况。

    邵国清:“当时我们家里价格是什么价格,三钱至五钱重的青虾,只卖到1.5元一斤2元一斤都不到,上海市场上卖多少钱一斤,卖6.5元一 斤,我说这是商机。”


    评论加载中..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10-2015 alacun.com 版权所有收藏本页到阿拉联盟备案号:浙ICP备09008655号
    页面执行时间: 0.0469秒 3次数据查询